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论艾丽丝·门罗《荨麻》的叙事艺术

论艾丽丝·门罗《荨麻》的叙事艺术

时间:2018-07-19 10:56:22 来源:我要考公务员网 本文已影响

相关热词搜索:门罗|荨麻|叙事|艾丽丝|艺术

 (本文来自:WWw.bDFQy.com 千 叶 帆文摘:论艾丽丝·门罗《荨麻》的叙事艺术) 摘 要:艾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荨麻》构思精巧,作品笔法细腻,含而不露却意味深长。小说以各种叙事手段巧妙地编织素材,意味隽永,情感效果更为强烈。小说中对于故事的讲述,摒弃了传统按时间顺序对情节进行线性叙述,并且充分利用第一人称视角叙述的长处,设置各种悬念,大大增强了作品的表现力。
  关键词:艾丽丝·门罗;《荨麻》;叙事
  作者简介:林璐(1993.8-),女,汉族,安徽滁州人,硕士研究生在读,就读于天津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7)-11--02
  作为一位以短篇小说而闻名的作家,艾丽丝·门罗总是强调自己在讲故事:“我永远都在编故事,”“我关心的是故事本身,是从我的视角出发的,非常令人满意的故事,”“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打动别人,我不在乎他们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门罗对于讲故事,有着她自己独特的一种方式。
  一、非线性的叙事结构
  不像那些情节性强的小说那样情节跌宕起伏的直接冲击力,门罗的文字里全是生活、心理和细节,犹如一泓清泉缓缓流淌,节奏缓慢却意味隽永。但是在叙事结构上,门罗总是独具匠心,很少对故事按照时间的顺序进行线性的讲述,而总是用倒叙、插叙,对故事情节进行巧妙地安排,使得作品细腻平淡却丝毫不会给读者以乏味感。
  《荨麻》是门罗2001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恨,友谊,追求,爱情,婚姻》中的一个短篇,小说通过女主人公“我”的视角,讲述了“我”与迈克之间从童年到成年后起起伏伏的爱情。“我”和迈克两人从小就是要好的玩伴,从童年青梅竹马到最后无奈分离,“我”对迈克都有着深深的感情。之后“我”在情感和婚姻上遭遇了许多坎坷与挫折,经历了结婚、离婚、在结婚、分居之后,“我”去好友夏妮家作客,再一次与迈克相遇,“我”内心对于他的情感再一次被唤醒。就在“我”打算重温这段感情时,迈克向“我”讲述了他的生活过往,他的不幸经历以及“我”与他之间过往的一切使“我”突然理解了爱情的真谛。
  关于“我”的这段持续了很久的爱情故事,在小说中并不是以一个完整的故事呈现的,门罗把它切割了成了一块又一块,重新组装,使之呈现出一种生活流的状态,并且夹杂着许多心理活动描写,从而在心里流程中讲述故事。而且,她总是会找到细碎故事片段中的某一个关键点作为故事的插入点,这个关键点大多是故事中间的部分,这样便于把它作为一个时间基点,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进行时空穿插和切换,进行倒叙、插叙、正叙、补叙的组合,使各种叙述方式有有序地交融在一起。
  在《荨麻》的开篇,便已经是“1979年夏天”,“我来到我的朋友夏妮在安大略省阿克斯布里奇附近的房子,走进厨房,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操作台边,在给自己弄番茄酱三明治”[1]。对于这个男人,作者丝毫没有多加描述,而是笔锋一转,“我”因为房子附近的高尔夫球场而“触景生情”,开始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光。儿时,“我”与钻井人的儿子迈克共度了一段美好时光。他比“我”大一岁零两个月,我们一起玩耍,一起嬉戏。在打仗游戏里,“我给迈克供应弹药,他也会在受伤时喊我的名字,每当有叫声传来,就会有一股热切的惊惧,如一股电流传遍全身,一种奉献的美妙感觉。(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2]。在这些天真烂漫的日子里,“我”渐渐产生了对迈克朦胧的情愫。“我”意识到两人之间某种暧昧关系,不觉得我们像夫妻。婚姻生活在年幼的“我”眼中是什幺样的呢?“那些人都上了年纪,而且生活在各自不同的世界里,似乎彼此互不相识。”[3]而我们是那幺亲密,更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如此细腻的心理感受,表明“我”开始对爱情产生了感性的理解和认识。“我”就此开始无时无刻留意着对方的举手投足。“每天早上我都想要看到他的身影。我爱慕他的一切,他的脖子背,脑袋的形状,他皱眉头的样子,长长的光脚趾,脏脏的胳膊肘,他的声音,他的气味。”[4]然而“我”还未理清楚自己对于迈克的懵懂情感时,迈克却突然不告而别。至此,回忆陷入暂停,作者转而插叙了“我”与朋友夏妮之间的故事以及“我”之前失败的婚姻经历,由于过往爱情与婚姻的接连失败,女主人公“我”在追求“自由、平等、纯真、挚爱”的过程中不断遭遇挫折,陷入痛苦的“我”无奈向好友夏妮求助,她邀“我”到自己家做客,由此故事时空又回到了开头的1979年夏天,作者此时方才揭晓同时在朋友家里做客的人恰好就是“我”儿时的亲密伙伴迈克,。作者让读者和“我”一起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也都期待两人之间能够有圆满的结局。只是,在与迈克经历了一场暴风雨后,“我”了解到迈克内心的痛苦,同时彻底领悟了爱情。而“我”与迈克之间,“在我们的友谊渐渐淡化的岁月里,我没有再向夏妮打听他的消息,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二、内聚焦的叙事视角
  在门罗的作品里,女性往往是主角,故事大多从女性的视角出发,充分展现出她们的婚姻状况、思维方式与精神状态。在《荨麻》中,门罗通过第一人称视角,从女主人公“我”的视角出发对故事进行叙述,同时进行了大量的心理描写,不论是生活经历,还是心理状态,都更加真实可感。
  在女主人公回忆往事时,写到童年和迈克在一起的情景,加上了大量的心理活动描写,“我们像那样的情侣,如胶似漆,似水如鱼,却又大化无痕。至少,在我看来,神圣庄严而又动人心魂。”“但我对迈克的感情,却如潘多拉魔盒般被渐渐打开。情思万缕,万缕情思,却在心间涌动。只要一见到他,便会如电击般,悸动温柔立刻传遍周身每一寸肌肤之下。那种感觉可谓极视听之娱!?每日清晨,睡梦初醒,刚刚睁开眼,却是强烈地渴望要见到他,想要听到钻井人的卡车驶过小路的声音。跌跌撞撞,咔咔嗒嗒。我崇拜他的一切,但却不露声色。他的后颈,他头形状,他蹙眉的样子,他那长长的光指甲,还有他脏脏的肘,他充满自信,洪亮的声音。他的笑。”[5]这一段小女孩的内心片段,充分展现出童年时期的“我”对于迈克的那种懵懂爱恋。
 
  • 美文摘抄
  • 实用文档
  • 优秀作文
  • 语文知识
  • 说说
  • 教案
  • 好句子
  • 无忧考公务员网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974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