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专业的无忧考公务员网!

注册登陆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无忧考公务员网>体检政审 >

荒唐家事:丈夫怒告妻子、“小三”追索分手费

日期:2018-06-15 20:27:11 浏览次数:

   妻子发现丈夫在外包“小三”,她非但没和“小三”翻脸,还屡次拿钱给”小三”,并扶持“小三”做生意。更荒唐的是,她还与“小三”签了一个让丈夫和“小三”至少保持5年关系的荒唐协议。丈夫知道后,将妻子和“小三”一并告上法庭。妻子因何要拿钱给“小三”做生意?又(转自:wWw.bdFqy.com 千 叶帆 文摘:荒唐家事:丈夫怒告妻子、“小三”追索分手费)为何与”小三”签了一纸荒唐协议?而丈夫又为何起诉两个女人呢?
  
  为保家庭,
  妻子支付“小三”分手费
  谭蕾出生在江苏省徐州市一个普通家庭,高中毕业后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工作。1988年,谭蕾与大她两岁的某建筑公司职工王月忠结婚。1991年,两人有了一个女儿。
  谭蕾勤劳能干,除了上班还兼做生意,在徐州市一个服装批发市场有两个店面。王月忠的单位效益不错,加上业余时间炒股,收入也比较可观。夫妻俩的日子过得宁静温馨。
  2007年年初的一天晚上,谭蕾发现丈夫早上带走的1万元现金不见了,就问他为什幺一天花那幺多钱。王月忠敷衍道:“我把钱借给一个朋友了,过段时间人家就还回来。”谭蕾知道丈夫朋友多,他又好面子,便没再多问。
  然而,4月30日,谭蕾发现丈夫从股票账户又转出6800元钱,于是就问丈夫这笔钱干什幺用了。王月忠说:“一个朋友向我借钱,我就把钱划走了。”丈夫两次背着自己借钱给朋友,这个朋友是谁?谭蕾产生了疑惑。她问丈夫:“借钱给朋友可以,借条呢?”王月忠红着脸说:“我怕伤朋友的面子,就没要借条。”谭蕾不信,不依不饶地说:“你的朋友我大多都认识,说吧,你把钱借给谁了?没有借条可不行。”王月忠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朋友你不认识,是个女的,是我单位的一个客户。”谭蕾心里咯噔一下,丈夫把钱借给一个女人却不用对方打借条,分明就是把钱送给人家。男人不会无缘无故送钱给女人,丈夫肯定有了外遇。想着,谭蕾哭喊着和丈夫厮打在一起,逼他交代那个女人是谁。王月忠生气地推开妻子,走了。
  冷静下来后,谭蕾觉得光凭臆想和猜测就断定丈夫有外遇,丈夫肯定不会承认,必须有真凭实据才行。于是,她请一个私人侦探帮她调查。很快,调查有了结果:王月忠果然与一个叫韩梅梅的离婚女人关系暧昧。面对妻子掌握的证据,王月忠不得不承认了他和韩梅梅之间的情人关系。
  在一起生活了近20年的丈夫竟然在外养了“小三”,这是谭蕾无法接受的。她也曾想过离婚,可是这个家是她和丈夫辛辛苦苦创造的,她无法割舍。再说,一旦离婚,对女儿和双方老人都是很大的打击,自己不但脸面无光,对亲戚朋友也不好交代。更重要的是,韩梅梅就可能乘虚而入,成为这个家新的女主人。她不能将这个家拱手让给那个横刀夺爱的“小三”。
  不离婚就得挽回丈夫的心。为此,谭蕾想尽了办法。她先是和丈夫吵闹,甚至找过丈夫单位的领导。可是王月忠根本不吃这一套,还将自己的工资卡交给了韩梅梅。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谭蕾哭天抹泪地找到婆家人求援,请他们出面劝王月忠回头。可亲戚朋友好话说了一大堆,王月忠仍不肯回头。谭蕾寝食难安,苦恼极了。思来想去,她决定直接找韩梅梅谈,让她离开王月忠。
  2007年10月的一天,谭蕾按照私人侦探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韩梅梅的家。听谭蕾说她是王月忠的妻子,韩梅梅愣住了。谭蕾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我找你不是打架的,我和王月忠一起生活了20年,女儿也不小了,你现在从中插一脚算怎幺回事?你还是放手吧,有什幺条件说出来,咱们可以商量。”见谭蕾没有吵闹,韩梅梅流着泪向谭蕾述说了她和王月忠的关系。
  2006年9月,韩梅梅离婚后在朋友的公司跑业务,认识了王月忠。两人彼此印象不错。后来,王月忠经常给韩梅梅打电话嘘寒问暖。一次,王月忠将韩梅梅请到酒店吃饭,对她说,他和妻子感情不好,一直分居。韩梅梅觉得与他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当晚,两人就住在了一起……之后,王月忠对韩梅梅呵护备至,经常去她家,并给她一些经济上的帮助。这让孤身一人的韩梅梅感到十分温暖。两人交往了一年多,没想到谭蕾会找上门来。韩梅梅想了想,说:“让我和王月忠分手可以,但我没有经济来源,你要是能给我一点钱,让我能生活下去,我就和他断绝关系。”谭蕾觉得如果用钱能让韩梅梅和王月忠分手也值,便答应给韩梅梅一笔分手费。2007年10月23日,谭蕾通过银行转账,往韩梅梅的银行卡里打了3.5万元钱。
  “情敌”合伙做生意,
  丈夫要离婚“小三”阻止
  之后,谭蕾时常接到韩梅梅的电话,说王月忠又去找她了,但被她撵走了。这让谭蕾松了一口气,觉得韩梅梅还是讲信用的,自己3万多块钱花得值。
  然而好景不长。2007年12月初,谭蕾发现丈夫又和从前一样经常不回家,而且韩梅梅也不再给她打电话说王月忠的事了。她心里不由得疑惑:难道两人藕断丝连又勾搭上了?气愤之下,谭蕾决定把事情弄清楚。
  一个星期天,王月忠说要去单位加班,匆匆离开了家。谭蕾怀疑丈夫撒谎,估摸着丈夫该到单位了,便往丈夫单位打电话,可电话一直没人接。谭蕾心里有数了。临近中午,她熬了鸡汤,以送鸡汤为名直接去了韩梅梅家。
  敲开韩梅梅家的门,谭蕾就大呼小叫地说:“妹子呀,天冷了,我给你熬点鸡汤送来了。”说着,一脚跨进了门,果然看到了令她尴尬的一幕:丈夫王月忠正在这里吃饭。看见谭蕾,王月忠沉着脸问:“你怎幺来了?”谭蕾忍气吞声地说:“我来给韩梅梅送点鸡汤,不知道你也在这儿。”王月忠扔下筷子,气呼呼地走了。
  王月忠走后,谭蕾生气地冲韩梅梅喊道:“你说过要和我老公断的,怎幺还和他来往?”韩梅梅也是一肚子委屈:“我是想和他断,可他天天缠着我,我有什幺办法?小猫小狗在一起时间长了还有感情,何况人呢!我理解你的苦衷,但我需要时间。再说了,我现在日子过得不好,王月忠还能帮帮我,所以他找我,我就没拒绝。”谭蕾明白了,韩梅梅其实还是惦记着王月忠的钱。如果用钱能让韩梅梅主动退出,她也认了。于是,她对韩梅梅说:“你说吧,你如何才能和他断绝关系?”韩梅梅说:“我以前开过服装店,要是能做点生意就不至于坐吃山空,这样我就能快点和王月忠分手了。”谭蕾想,韩梅梅说得不无道理,自己光是给她钱,钱花光了她还会找自己要,倘若投资帮她做点生意,她的日子就有保障了,这样她才不至于总是依赖王月忠。这样一想,谭蕾换了一副口吻说:“这样吧,咱做个生意,等你有钱了,也就有了别的寄托。”韩梅梅说:“这样也好,不过你得借给我点钱。”谭蕾知道,韩梅梅说是借钱,其实是向她要钱。但这总比双方撕破脸皮,让韩梅梅霸占自己的老公强啊。于是,她答应了。
  12月16日,谭蕾将7.7万元钱交到韩梅梅手上,并要求韩梅梅给她写了一张借条。之后,韩梅梅进了一批服装,由于她没有店铺,谭蕾就让她把服装拿到自己的店里代卖,卖了钱连本带利都给她。随后,谭蕾还教韩梅梅炒股,让她每天守在股票大厅。她想,这样韩梅梅就不会有时间和王月忠在一起了。晚上,谭蕾早早给丈夫打电话,叮嘱他下班回家,她给他做好吃的。她想,自己拴住丈夫的胃,韩梅梅再往外推丈夫一把,丈夫就能收心了。果然,一段时间后,王月忠往外面跑的次数少了。
  虽然王月忠不知道妻子和韩梅梅之间有交易,但他从韩梅梅对他冷淡的态度上揣测,妻子一定是趁给韩梅梅送鸡汤的机会,对韩梅梅施压,韩梅梅才不理睬他。王月忠越想越纠结,便找碴儿和妻子吵了一架,并一怒之下写了离婚诉状,然后摔门而去。
  谭蕾傻眼了:如果丈夫真和自己离婚,自己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再有,真要离婚了,女儿怎幺办?说什幺也不能离婚。谭蕾想,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挽回婚姻,只有请韩梅梅出面才行。于是,她给韩梅梅打电话,把事情跟韩梅梅说了,请求她阻止王月忠离婚。韩梅梅答应了。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1无忧考公务员网 www.51kaogwy.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