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 > 谁是亚洲体育第四极Ι:中亚王者亚运遇冷 奥运梦还有希望吗?:王者荣耀元歌

谁是亚洲体育第四极Ι:中亚王者亚运遇冷 奥运梦还有希望吗?:王者荣耀元歌

时间:2018-08-31 20:20:33 来源:我要考公务员网 本文已影响

相关热词搜索:

撰文/于睿寅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之时,地理课本上很多的“最”都不得不改写了。譬如,原本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是蒙古,而从1991年年底起,这个头衔归属了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代表团。

国人对于哈萨克斯坦的名字并不陌生。占该国总人口2/3多的是哈萨克族,这个民族也是我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再加上哈萨克斯坦在上合组织、一带一路等多边框架内和中国合作紧密,建国以来就一直执政的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也算外国领导中我们较为熟悉的“老面孔”。

本届亚运会的东道主印度尼西亚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而哈萨克斯坦正是全世界国土面积最为辽阔的穆斯林国家。穆斯林占该国总人口的约70%,而272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也排在全世界第九位,亚洲第三位(仅次于中国和印度)。

说起哈萨克斯坦体育,可能是中、日、韩之外,亚洲竞技体育“第二梯队”中名气和实力悬殊较大的。似乎除了大长腿的女排姑娘艾 博柯娃 莎宾娜之外,普通人并记不起几个有名的哈萨克斯坦体育人。但是翻开他们1991年后的参赛履历便不难发现,哈萨克斯坦和伊朗长期以来一直轮流坐着亚运会金牌榜第四名这把交椅。

哈萨克斯坦女排队员艾 博柯娃 莎宾娜。

自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首次参赛以来,哈萨克斯坦代表队在6届亚运会中已经获得了140枚金牌,而排在他们之前的中、日、韩和伊朗、印度,可都参加了十几届了。折算下来,他们平均每届的夺金数仅次于中、日、韩。

但是今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哈萨克斯坦代表团的表现似乎不太妙。在赛事即将进入收官阶段的情况下,目前仅获得11金11银38铜的成绩 被挤出金牌榜前十不说,连在“中亚五斯坦”中的第一体育强国位置,都有可能被夺得15金的乌兹别克斯坦取代。

但即便正经历着低潮,我们在聊及中、日、韩之外的亚洲体育“第四极”时,哈萨克斯坦总是避不开的名字。

中亚、东亚、欧洲的模糊定位

从1994年到1997年,作为亚奥理事会新成员的哈萨克斯坦,分别在中、日、韩这3个亚洲体育毫无争议的第一集团国家的本土,狠狠地惊艳了一把世人。

雅加达亚运会开幕式,哈萨克斯坦代表队入场。

先是在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哈萨克斯坦代表团获得27金25银27铜的不俗成绩,总计79枚奖牌排在所有参赛队伍的第四位;然后在1997年的釜山东亚运动会上,地理上不算东亚的哈萨克斯坦人又力压中华台北代表团,又以24金12银22铜排在第四,前三不用再说了;真正的高潮来自1999年在哈尔滨举行的亚冬会上,首次参赛就获得14金9银8铜战绩的傲人成绩,仅比排名第一的东道主中国代表团少了1枚金牌。

有人疑惑为何哈萨克斯坦会参加东亚运动会。事实上,严格按照地理位置划分,他们的确也曾从1995年开始参加两年一度的中亚运动会。但是中亚运动会前前后后只办了5届,在“中亚五斯坦”轮流做了一回东道主后,就已经成为了历史。毕竟“中亚五斯坦”的自娱自乐实力差距太过悬殊,5届比赛下来,实力超群的哈萨克斯坦人摘下368枚金牌,比第二名的乌兹别克斯坦的2倍还多,而最弱的土库曼斯坦一共只有2金进账……

其实东亚运动会也绝非只局限于东亚的国家/地区参与,从1993年开办到2013年的最后一届,非传统意义上的东亚国家/地区中,哈萨克斯坦和关岛都曾受邀参赛。因为东亚地区整体的竞技体育水平要明显优于中亚,怀着与高手比肩的心态,哈萨克斯坦派代表团参加了1997和2001年的两届东亚运动会,在金牌榜上都是第四。不过和中亚运动会一样,东亚运动会也因为其雷同而尴尬的定位,在坚持20年后终于作罢,最终变成了现在的东亚青年运动会。

顺便说一句,亚洲各国按照5个不同区域划分举办的综合性体育赛事中,东亚、中亚和西亚运动会都已经停办,倒是南亚运动会和东南亚运动会仍玩得热热闹闹。

至于哈萨克斯坦,目前除了亚运会之外似乎并未并没有其他洲际综合性体育大赛练手的机会。虽然在体育方面也是处于“不亚不欧”的模糊地带,但毕竟哈萨克斯坦国家奥委会率属于亚奥理事会,所以他们并无资格参加欧洲运动会的资格。当然,欧洲奥运会本身办得也是一地鸡毛。()

欧运会开幕式现场。

不过哈萨克斯坦体育倒是在一些单项上展示了他们“脱亚入欧”的努力,最明显的一个例证就是足球。2002年哈萨克斯坦足协退出亚足联,并加盟欧足联,成为前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的国家足球队中第11支欧洲球队(如今归属亚足联的只剩乌兹别克、塔吉克、土库曼和吉尔吉斯这4个“斯坦”)。1998年曼谷亚运会上的第10名,也成了哈萨克斯坦男足在亚洲顶级赛场上唯一可查的成绩。

同样站在非足球强国球迷的立场上,哈萨克斯坦足球“脱亚入欧”的决定也许很难理解。毕竟哈萨克斯坦男足早年在亚洲也没有跻身重要赛事决赛圈的实力,来到平均水准更高的欧洲岂非任人宰割的鱼腩?事实证明,虽然哈萨克斯坦的FIFA排名一度跻身前100,甚至在2016年时达到最高的83,但在世界杯甚至欧洲杯的预选赛阶段几乎都一胜难求。俄罗斯世界杯的欧洲区小组赛中,与波兰、丹麦、黑山、罗马尼亚、亚美尼亚分在同一组的哈萨克斯坦队最终一场未胜,仅收获3场平局,进6球丢26球,小组垫底。但是在阿斯塔纳主场19000多名主场球迷的助威下2-2逼平波兰队,仿佛可以吹好多年了。

虽然“脱亚入欧”16年来对于足球国家队的实力并无明显的提升效果,但哈萨克斯坦的俱乐部队却已经在欧洲赛场取得突破。坐标位于哈萨克斯坦新首都的阿斯塔纳FC,在9年前成立时还顶着“阿斯坦纳火车头队”这样前苏联色彩浓重的队名,而在“脱亚入欧”的第13年,终于成为了这个国家第一支跻身欧冠正赛的球队。在多年的欧冠附加赛和欧罗巴联赛的洗礼下,阿斯塔纳FC终于在2015-2016赛季的欧冠小组赛中与马德里竞技、本菲卡和加拉塔萨雷这样真正的欧洲强队站在了一起。比他们的国家队更争气的是,阿斯塔纳FC在主场逼平了每一个强敌,而6场比赛下来每场只输了1个球(还得考虑到客场0-4对马竞的那场大败)。虽然没有大牌外援,但拥有诸多哈萨克斯坦国脚的阿斯坦纳FC,无疑让他们在国家队实力不济的情况下,也能获得与欧洲顶尖高手切磋的机会。

哈萨克斯坦男足

虽然足球的“脱亚入欧”在16年间取得的成绩并不能令人满意,但考虑到哈萨克斯坦建国至今也不过27年,再想想我们长年在绝望中给予国足的耐心和希望……

“苏式”重竞技项目为基,冰雪项目为突破口

哈萨克斯坦从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起开始派代表团参赛,目前已经获得16枚金牌(包括一块冬奥会金牌)。对于这个人口不到中国13%的中亚国度,已经可以带来满满的骄傲了。

虽然我们对排球美女莎宾娜、男篮的“小易建联” 波诺马雷夫这些偶像派选手有过深刻的印象,但真正为哈萨克斯坦在国家赛场争金夺银的,还是那些留有浓重前苏联色彩的重竞技项目。像拳击、举重、摔跤这3个项目,贡献了所有16块金牌中的10枚。

这其中,拳击无疑是哈萨克斯坦人的骄傲。无论是职业还是业余拳手,哈萨克斯坦人的水平即便在实力强劲的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中,也是少有敌手。1996年的亚特兰大,男子次重量级选手季洛夫就为哈萨克斯坦夺得奥运史上的首金。一直到2016年的里约,哈萨克斯坦拳击手们平均每届奥运会至少贡献1块金牌的光荣传统仍在延续。国内对于该项目英雄们的顶礼膜拜也从未停歇。次中量级小伙儿叶里斯诺夫在里约摘金后,他甚至还登上了哈萨克斯坦当年发行的邮票。

拳击是哈萨克斯坦的优势项目之一。

其实不光是这些奥运冠军,那些在职业拳坛用生命战斗的大力士们,也有不少“哈萨克斯坦制造”的统治级人物。像现役中量级第一人,曾获2015年度世界职业拳坛最佳拳手的戈洛夫金、身高1米9且臂展惊人的次重量级选手“大黄蜂”阿克贝巴耶夫,都是来自该国的好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距离上较近,许多来自中国新疆的拳击手和俱乐部,和哈萨克斯坦同行们在比赛、训练上经常互通有无,保持良好的交流。曾经在北京奥运会次中量级夺得铜牌,后转为职业拳手的哈那提 斯拉木,其实是新疆体校出产的哈萨克族选手,后来才加入哈萨克斯坦国籍。在今年早些世界拳击联赛(WSB)的交手中,汇集哈国内诸多好手的阿斯坦纳狼队也用一个5-0让中国龙队好好上了一课。参加那场比赛的齐胜泽说,被哈萨克斯坦选手这通揍,挨得非常值得。

4年前的仁川亚运会上,哈萨克斯坦拳手囊获了所有13枚拳击金牌中的6枚,展现出统治级的竞争力。不过1年前在塔什干举行的亚洲拳击锦标赛上,东道主乌兹别克斯坦选手却包揽了10枚金牌中的9枚,仅留给哈萨克斯坦1枚。鉴于本届亚运会的拳击金牌都将集中在9月1日全部决出,而目前金牌榜上领先哈萨克斯坦代表团4枚金牌的乌兹别克斯坦,本身也是亚洲传统拳击强国,所以拳击项目很可能成为哈萨克斯坦能否守住中亚体育第一强国的胜负手。

但至少在冬季项目上,哈萨克斯坦尚不至于丢掉其中亚霸主的地位。也许很难想象,在气候以干燥著称的中亚,在这样一个不见海滨的内陆国度,冬季运动竟然能取得如此飞速的发展。但你如果体验过阿斯塔纳冬季的严寒,或许就不会惊讶于哈萨克斯坦人对于冰雪赛场的执着。

除了6届亚冬会78枚金牌,从未跌出过金牌榜前四的出众表现外,哈萨克斯坦人甚至还在2011年迎来了首次洲际综合性体育大赛的举办权。在阿斯塔纳和阿拉木图 也就是哈萨克斯坦的新、旧两个首都 举行的第12届亚冬会上,哈萨克斯坦冰雪健儿历史性地取得了32金、21银、17铜,总计70枚金牌的傲人成绩,而排名其后的中日韩加起来也不过37枚金牌。但比雄踞榜首的金牌数更重要的是,这次大赛又让哈萨克斯坦人举办更大规模体育赛事的梦想熊熊燃烧。

1994年的挪威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哈萨克斯坦体育界的传奇人物弗拉迪米尔 斯米尔诺夫夺下1金2银,还在男子50公里越野滑雪集体出发的比赛中,为哈萨克斯坦在参加的首届冬奥会上就取得了金牌0的突破。24年过去了,哈萨克斯坦的冬奥金牌数始终停留在1,而当年以亚冬会东道主身份取得历史性好成绩的例子,不免又让他们动起了心思。

尾声:奥运梦,如果“条件允许”……

2015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北京/张家口最终以44-40的微弱优势,击败哈萨克斯坦的申办城市阿拉木图(也正巧是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的家乡),成功拿到2022那年冬奥会的举办权。鉴于最近数届夏季、冬季奥运会的申办门庭遇冷,可能以后不会常见如此激烈的投票竞争了。对于哈萨克斯坦人而言,奥运梦何时能实现,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他们的自身意愿。

哈萨克斯坦还会再次申办冬奥会吗?

就在今年亚运会前,哈萨克斯坦总统府发言人曾经表示,得益于2011年亚冬会的成功举办,哈萨克斯坦国内冬季运动的基础设施齐全完善,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本人也对此高度关注。再加上阿斯塔纳举办了以“未来的能源”为主题的2017年世博会,这让国内各界对于举办世界性综合赛事的意愿和信心不断攀升。

也就在那届世博会上,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在会见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时,两人深入探讨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成功经验。

至于哈萨克斯坦是否会再次向奥运梦发起冲击,总统先生的答复是:“看条件是否允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美文摘抄
  • 实用文档
  • 优秀作文
  • 语文知识
  • 说说
  • 教案
  • 好句子
  • 无忧考公务员网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974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