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专业的无忧考公务员网!

注册登陆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无忧考公务员网>资讯快报 >

艰难求职梦

日期:2018-06-26 10:37:35 浏览次数:

  一
  
  对很多人来讲,冬季是一年的终结。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跨过这个严寒又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可对于我,漫长的苦旅才刚刚开始——自从被C公司解雇后,历经了数十次的求职,都以失败告终,内心的恐慌和莫名的绝望堆积在眼前,生活的压力和现实的残酷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除了在漫漫求职路上继续走下去,我已别无选择了。
  这一天,我又来到了一个招聘现场。
  看着那些或得意或惆怅的应聘者,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将已经在手心里捏出汗的简历递给了一个面无表情的招聘小姐。只见她用看外星人的架势足足看了我30秒后才漫不经心地问道:“姓名?”
  “王庭德。”
  “年龄?”
  “22岁。”
  “性别?”
  真不明白,人都站在你面前了,还假装胡涂!小姐那盛气凌人的架势,激起我莫名的愤怒。要不是为了工作,我才懒得理她呢。我心想着,强装很认真地回答。
  “什幺?男?”
  “我们要招的是四肢健全、形象可佳的女孩子。”在印刷厂负责人的斥责中,我落荒而逃。没办法,擦擦鼻子上的灰,逃吧!
  “呼哧……呼哧……”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艰难地向前滑行,样子就像芭蕾舞演员在台上表演,又像杂技演员在走钢丝,更像一棵被狂风摧残过的细柳——头重脚轻根底浅,随时都有可能摔倒或者被折断。一时之间,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受伤的小雁,一只惊弓之鸟,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应聘了,感觉距我心中向往的蓝天,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可是,我又没有回头路,就像拉紧的弓,只能放不能收。我的前程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不管前方是坑是井都得跳……我总觉得,我虽然没有健全的体魄,但我的思维能力并不比正常人差。再说,我也多次在报纸上看到招聘打字复印、接发传真、文员等工作的信息,只要人们肯给我一次机会,这些我都能够胜任。我就不相信他们能找到工作,我就不行!真的,豁出去了,就是输也要输个轰轰烈烈,不撞南墙决不回头!我悻悻地想着,又鼓足了勇气……
  一家、两家、三家……我来到一家计算机维修部应聘,老板说,你是个残疾人,我们实在没法用你呀!我觉得,你还是到打印店去应聘比较实际一点。
  我默默地呆立了好一会儿,半张着嘴巴,欲说什幺,感觉灰头土脸,沮丧、尴尬到了极点……
  可实际上,我嗫嚅了半晌,却终于还是什幺也没有说……唉,我也确实干不了这样的重活,经常要把计算机搬来搬去,还是算了吧。我只好无奈地离去。
  
  二
  
  转眼间,又是一天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夜的大幕正缓缓拉过寂寥和清冷的天空——今天我又一无所获,求职的道路四处碰壁,无人理睬和聘用。
  此时此刻,又走了一天路的我,本就没有行走能力的残腿,早已像千万把锋利无比的刀子,无情地剜在我的脚上、腿上,疼痛难忍。浑身也跟散了架似的有气无力,连呼吸一口气都觉得困难,真是怅然若失狼狈之极。体力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顺势坐到了水泥坎上。一时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和茫然,再次深深笼罩在我心头,两行泪夺眶而出……
  上天呀,我的命咋就这幺苦呢?好歹我还是安康市作协的会员呢!倘若人们知道这些,或许还能够引起他们的关注。没错,“天下谁人不识君”呢?
  在一家超市房檐下的水泥坎上,我擦擦眼泪,将整个身子往右倾去,以配合右手膀子用力把背包拽到我右边的地上,然后我拉开拉锁,掏出旅行包里的那一摞证件——文学及通讯报道类的获奖证书,市作协会员证,《安康日报》、《校园文化报》通讯员证和我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的剪辑本,当然还有市劳动部门颁发的计算机资格证等,分别摆在我身旁左、右两边的地上和我的大腿上,就着街道一隅昏暗的灯光,开始了自我展示和推销……
  就这样,我一时忘记了奔波劳顿的困乏,兴致勃勃地坐着,坐着……两眼发直,虔诚地盯着步履匆匆的行人,希望能够引起他们的关注。也不知道这样坐了多久,一名戴墨镜的中年男子从我面前路过时,随着他那不经意的一瞥——终于,我的这一举动,吸引了他好奇的目光,他突然停下了前行的脚步,惊讶和不解地问道:“你这是干啥呢?”说着就蹲下身来,逐个地翻看我的那些荣誉证书。
  不一会儿,他又略带微笑地说:“真没看出来,你还蛮有才的哦。”这时,他已抽出了我大腿上的一份报纸——2002年1月23日的《三秦都市报》问我,“这上面有你的文章吗?”
  我瞧了一下报纸说:“有一篇记者写我的报道。”我的话音未落,只见他已经翻开了那张报纸专版——《侏儒青年王庭德的高远志向》,默默地阅读起来……
  这时我注意到,他在看那个专访的同时,脸上的表情时喜时忧,有时还不住地朝我点头,像是在对我表示称赞,有时他又在仔细打量我,或许他是在对照,看我的身体状况跟文中的主人公是否一致……整个过程,他给我的感觉,有些绅士风度自不用说,他肯定是知识分子了。同时,我打心里嘀咕、窃喜着,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单位的官员,要是他能够拉我一把,那该有多好啊!
  就在我幻想联翩的时候,他已看完了那份报纸的专版,说:“你顽强的意志,确实挺感人的哦。你的工作找着了没有?”《三秦都市报》对我的家庭背景、境遇以及我就业的意向都作了全面的报道。
  “还……还……没有呢。”我结结巴巴地说道。
  ……
  最终,墨镜先生说:“你先把东西收起来,我带你去找工作。”他边说边帮我往包里装东西,然后帮我拎着挎包,并拉起我的手走了大约不到50米,来到了一个名叫“欣悦打印店”的店里。当时店里只有一名女孩,被告知老板娘不在,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呵呵,是我。”
  “跟你说一件事噢,是这样的,有一个残疾青年,我见他坐在路边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把他带到你这里来了,希望你能够收留他,让他给你打字。”
  “嗯,这个我知道,你管他吃住就行了,不用给他钱。”
  “他五官端正,还发表了很多文章,并获了不少奖呢!你想想,他经常写文章,也算是小有名气

艰难求职梦

的人了,你用他来做招牌,岂不是能提高你们店的知名度吗?他有劳动局颁发的计算机资格证,还有——报纸上说他每分钟能打80多个字呢。你明天让他现场给你操作一下,不就知道了。小欣,你听我的没错,噢?”
  “好了,就这样吧。”
  大约10多分钟后,他挂断了电话,又转过身来对我说道:“老板今天不在,你明天早上来面试,要是可以的话,就在这里打字吧。”
  “好。哦对了,请问您贵姓?还有您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可以告诉我吗?”
  “不必了,要是你留在这里打字了,自然就会知道我是谁了。”
  
  三
  
  走出“欣悦打印店”,我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好再来旅社”。当时,我恨不能一下就飞过去,很想很想好好睡上一觉,暂时忘记这个寒冷的季节和无奈的现状。
  今天我又走了一天的路,浑身疲倦、酸痛使我寸步难行,尽管已是天寒地冻的时节,尽管欣悦打印店距“好再来旅社”大概两丈多远,可是当我好不容易撑到旅馆的时候,早已大汗淋漓,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旅店服务员给我进行了登记后,把我带到隔壁的四人间。靠窗边的铺位上有三个男子正在玩扑克牌,看来他们是一伙的。
  我朝他们瞟了一眼,没有洗脸,也没洗脚,没有脱掉衣服,“扑腾”一下就趴在床上,浑浑噩噩地睡去了。
  由于我睡时没有盖被褥,半夜被冻醒。看到窗外的街灯,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发出昏黄暗淡的光,宁静而安详。耳边不时传来“呼噜”、“呼噜”的鼾声。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2无忧考公务员网 www.51kaogwy.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