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专业的无忧考公务员网!

注册登陆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无忧考公务员网>政策法规 >

自觉·自省·自悟:叙事心理治疗的存在主义历程

日期:2018-06-15 20:31:45 浏览次数:

  〔摘要〕叙事心理治疗通过对生命故事的建构、解构和重构完成了存在主义主张中对个体自我生存及价值探寻的关注。在治疗中,来访者受到治疗师的陪伴和接纳,并在能够自由选择的情境中完成自己故事的叙说、意义赋予和检视,并且通过对自己现实生存意义探寻欲望的驱动,完成了回归“更好的自己”的故事重构。文章通过对来访者在叙事治疗中经历和体验“自觉”“自省”“自悟”历程的分析,探索了叙事治疗在存在主义取向影响下的实施以及来访者与治疗师在存在主义叙事观下成长的过程。
  〔关键词〕叙事治疗;存在主义;建构;解构;重构;
  〔中图分类号〕 B8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2684(2017)09-0004-03
  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学派认为,人类个体对自己故事的叙说,是在觉察、反省、修悟自己的生命经历,构建自己的生活意义以及价值,而这种叙说,是由个体对自己生存及意义探索的欲望驱使的。如存在主义者萨特(Jean-Paul Sartre)所说:“人类一直是一个说故事者,他总是活在他自身与他人的故事中。他也总是透过这些故事来看一切的事物,并且以好像在不断地重新述说这些故事的方式生活下去。可以说,故事创造了一种世界观、一种人生价值。”[1]存在主义治疗者们坚信,个体之所以出现障碍,是因为个体无法通过对自己的现实存在及其生活意义进行解读、理解和体验而获得存在感[2],存在感的缺失导致个体自我整合解离,从而使个体沉浸于无目的、无意义的情境中,心理动力缺失或者盲目流动,促使一系列不适应的心理、行为发生。发生障碍的个体,是可以通过发展自我觉察力,体验选择的自由与责任的承担,完成自我认同并建立有意义的关系,实现对自己存在价值和意义的探求,进而恢复精神世界功能,达到痊愈。
  叙事(narrative)取向的治疗理论强调个体心理世界对个体正常存在和发展的根本性意义,认为人类是通过自己叙述出来的故事来认识和理解世界的,并且个体通过对自己、对世界的觉察、理解,对事件意义的赋予,都受到语境的影响[3],人类对自身生活经验的组织、理解和修订是可以通过叙事这种方式经由建构、解构、重构的过程来完成的。在人类在把自己生命经验“故事化”的作用中,来访者个体经历着自觉、自省以及自悟的过程,并且通过有效完成和整合这些过程,体验着对自己生活意义以及存在价值的探寻。从而实现一个既能够良好自我觉察和塑造,又能够自由选择且完整地承担选择责任的,已经成长的自我。
  一、“自觉”:生命经验的建构与存在世界的统整
  “自觉”(self-awareness)的本质是来访者对个体原初生命经验(individual life experience)的建构(construct)。建构是一个叙说的过程,也是来访者“在个人故事的叙说(narrate)中不断唤醒、提取、统合各种经验,并将其组织成有现实意义的完整事件的基本方式。”[4]这些经验,来自于来访者的“现实世界(actual world)”“社交世界(social world)”和“自我世界(ego world)”[5]。来访者的现实世界是来访者所处的物理环境,包括身体表征以及所处的客观环境,这个世界成为个体存在的物质影响因素;社交世界是来访者所处的人际社会环境,包括来访者和周围的人相处的关系,这个世界体现着个体存在的群体和文化因素;自我世界是来访者的内部世界,是直接对来访者起作用的世界,也是前两个世界对个体发生作用的连接体。
  当叙事进行时,个体就用“自我世界”将来自于前两个世界的原始经验素材进行情节化(ploting),为生命经验的存在提供了一个有结构的框架和载体。叙述的语言建构了现实的存在,却并非对现实的直接描述和反应,个体在对“现实、社交世界”经验情节化的过程(本文来自:www.bdFqY.cOM 千 叶帆文 摘:自觉·自省·自悟:叙事心理治疗的存在主义历程)中,已经将“自我世界”中的个体选择融入到了故事中。所以来访者“自觉”的世界,包含了来访者的现实存在状态,有积极部分,有消极部分,有被夸大的部分,也有被压缩隐藏的部分,还有可能纳入了病态叙事观(pathological narrative view)[6]等存在问题的部分。
  在“自觉”这个历程中,治疗师作为一个“叙说陪伴者”和“故事倾听者”,并不直接干预来访者的生命故事,而是以真诚、温暖的态度及共情、激励等“参与性”的技术尽可能多地帮助来访者唤醒、提取和组织生活经验,帮助来访者找寻连接和组合故事的故事线,使故事变得丰厚、流畅、具备关联性。治疗中,个体作为自己生命的“主人”和“专家”在一个由治疗师和来访者共同创造出的被尊重和可以自由选择的情境里,诉说、塑造生命的故事。当故事被诉说时,来访者的存在状态也就呈现出来,进而作为进一步探索生命的现实依据。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个体的叙事不能够为其自我同一性的建立提供意义感,缺失统整三个世界的主题或者缺乏主题的连贯性,都会造成个体对自身生活意义和价值的“错误觉知(wrong views)”及“问题性解读(problematic interpretation)”,导致存在感缺失或者不完整,造成障碍。
  总之,存在主义理念下,叙述治疗“自觉”历程通过在治疗者帮助下的来访者叙说自己的故事,统整其存在的三个世界使其存在趋于完整,同时建构了属于来访者自己的原初生命经验,为叙事治疗的下一个历程的行进,做好了准备。
  二、 “自省”:生命故事的解构与存在状态的检视
  “自省”(self-examination)的本质是个体生命故事的解构(deconstruction)。解构是一个综合的、连续的、从根本上解释和超越原有话语系统的过程,是一个“破旧”的过程。这个过程使得被解构的故事和来访者生命经验流动起来[2],而这种动态变化提供了个体更多自由选择的可能。叙事治疗在这个历程中,完成着对来访者原初生命经验构建起来的故事的解读。这种解读,一方面强化着作为故事主体的来访者对自己存在状态的感知;另一方面将关注点放到自己叙述出来的故事上,对其进行检查、审视,发现、记录那些影响故事发展完整性、流畅性、合理性的情节和因素;同时,从检视中反思自己存在的状态以及自己赋予这些经验故事的意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1无忧考公务员网 www.51kaogwy.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