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专业的无忧考公务员网!

注册登陆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无忧考公务员网>考试心得 >

李天岑长篇小说《人道》研讨会发言摘要

日期:2018-07-19 10:52:07 浏览次数:

  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河南省作协、河南文艺出版社、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近日在北京共同主办了李天岑长篇小说《人道》研讨会。与会专家在研讨中认为,《人道》是一部贴近生活、文学性较强而富有人性哲理的作品,沿袭作者擅讲故事、注重细节的创作风格,以医疗改革、医德医风整顿为背景,着力塑造了两位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正是在两位女主人公身上,体现出作者鲜明的价值判断,张扬了热心为民行医、医德高尚的真善美,鞭挞了一心沉醉做官、不顾病人死活的假恶丑。兹刊登与会有关领导和专家的发言摘要,以飨读者。
  
  ——编者
  
  小说还是要写好人物
  
  高洪波(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李天岑是一个扎扎实实写作的业余作家,多年来他始终保持创作的激情,用心描绘着他在生活中捕捉到的新故事新人物。他的《人道》《人精》这两本书我都看过。《人精》中赖四的形象非常有生活气息,有河南这块土地上的生活气息,赖四塑造得很成功。《人道》是他的新作,而且他写的是截然不同的场景和人物,《人精》是写男性,《人道》纯粹写两个女人的职场生涯。但在《人道》里,作者非常明显地表明了要肯定什幺,要批判什幺。一个是内心藏着魔鬼,长得也不怎幺样;另一个内心是天使,外面也很漂亮,作者很生动地描写了这两个人物,读来可信。两部小说中的这三个人物非常有特色,尤其是马里红很吸引人。
  
  我曾说,刘震云的《手机》紧扣当下生活,把河南重新塑造了,这是刘震云对河南作出的贡献,电视剧《手机》也非常好看。李天岑的作品也同样唤起了我的这种情感。李天岑是南阳市的人大常委会主任,当地基层领导组织的重要成员,把精力转移到文学方面,给我们提供了这些优秀的人物形象。至于说是否达到了特别高的艺术水准,肯定还是有差距。比如对两个女人善恶截然不同的划分,有的时候稍微模糊一点也可以,模糊一点写也是正常的,这就是男作家和女作家写法的不同。作家恐怕还要有“人”字头的小说,希望他以后的作品能写得更好。
  
  善于讲故事
  
  胡平(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主任):
  
  李天岑是南阳作家,南阳也是出作家的,在座的周大新、柳建伟都是南阳作家,现在又召开李天岑的研讨会。李天岑是一位地方领导,同时是中国作协会员、南阳作协副主席。他早前出版的《人精》就有一定的影响,现在又推出了长篇小说《人道》。《人道》这部作品很有特色,作者一向善于讲故事,注重细节的刻画,这部作品也仍然继续了这样的风格。他的作品以医疗改革、医德医风的整顿为背景,着重刻画了两个女性人物,这两个人物应该说在设计上是很有特点的,也是继承了我们传统的小说写法的一些精华。两个人物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一位是热心为民医德高尚;一位是为了做官而不顾病人死活,也把自己给牺牲了。尤其马里红这个人物具有一定典型意义,几乎可以说是典型人物的塑造,在这一点上我也比较欣赏。
  
  南阳深厚的文脉滋养了李天岑
  
  南丁:(河南省文联原主席、党组书记):
  
  南阳是出思想家的地方,哲学家冯友兰就出生在南阳。他的《中国哲学简史》曾经并还在深远地影响着中国哲学的发展。南阳同时也是出文学、出文学家的地方,冯友兰的妹妹冯沅君是一位重要的现代作家,冯友兰的女儿宗璞是当代着名作家,还有以《王贵与李香香》名世的诗人李季。更近一些,则有全国短篇小说奖得主张一弓、乔典运、田中禾。还有茅盾文学奖得主姚雪垠、周大新、柳建伟。二月河写的清帝康熙、雍正、乾隆的历史长卷“落霞三部曲”,在国内外都拥有广大的读者群。南阳获过鲁迅文学奖的有周同宾,获过奖的年轻作家有马新朝、行者、廖华歌、王俊义等。李天岑从事业余创作已有三十年,有短篇、中篇小说集问世,因有基层丰富的生活经验,近年所写长篇小说也引起业内关注,长篇小说《人精》出版后,改编为二十集电视剧在央视播出,获得了“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村题材优秀电视剧”二等奖。李天岑作为南阳作家群中一位有实力的作家,近期推出近五十万言的新作《人道》,塑造的杨晓静、马里红两位女性,具有典型意义。我虽不是河南人,但作为在河南工作了六十余年的文学界老人,站在河南的立场上,我要感谢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牵头召开此次《人道》研讨会,感谢中国作协高洪波副主席和首都评论界诸位专家与会,对一位来自河南的作家的长篇新作提出宝贵意见。相信这些意见与评说不仅会对李天岑以后的创作提供帮助,也会对河南作家的整体创作产生影响。
  
  真实性达到了逼真的程度
  
  李佩甫(河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
  
  李天岑的《人道》对他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尤其是他的人物描写。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我认为贫穷对人的戕害超过了金钱对人的腐蚀。如果一个孩子在健康的环境当中长大,他的身心我认为相对会健康一些,但是在一种苦难贫穷的土壤长大的孩子,他本身就病态了。我觉得李天岑写出了包括精神和物质两方面的病态,物质贫穷同时还带来了精神的贫穷,这是这部小说成功的第一点。
  
  李天岑本身就是在官场,当过组织部长、县委书记,他对官场生活描写的力度很大,也可能是人在官场,他滤掉了很多东西,把善恶分得很清楚。马里红这个人物,真实性达到了逼真的程度,生活当中确实有类似的人,李天岑虽然滤掉了一些东西,但是马里红这个人物仍然是典型的形象塑造,生活的逼真性是毋庸置疑的。小说结构设置得很好,马里红在已经得了癌症的情况下了,为了当官,不能喝酒还强喝,最后几乎要死了,这是非常自然的。这个结尾跟生活的联系非常紧,没有夸张,没有特别出人意外的,是按照生活来写的,这个结尾特别真实。
  
  知识分子的小写意
  
  彭学明(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副主任):
  
  《人道》是一部好书,它不仅是一部官场小说,还是一部知识分子的小写意,其主要人物是知识分子,不能简单地把它作为官场小说来看。
  
  作者写这个很放得开,作者本身是来自官场里的人,但是写的时候心态放得很好,他没有把自己放在为官这个角色去写,而是把自己当做作家去写的,在里面没有什幺顾忌。马里红和杨晓静这两个人物,包括精神层面写得都非常好,人物设置都有它的合理性,有人性的合理性,有为官的合理性。人物写得得心应手,马里红这个人物写得非常真实,在现实生活当中就是有这种情况,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杨晓静这个人物也写得比较到位,只是缺一些细节表现,若这方面加强(转自:wWw.bdFqy.com 千 叶帆 文摘:李天岑长篇小说《人道》研讨会发言摘要)些,会让大家印象更深刻。作者塑造这两个人物,一个是不择手段,为官无道,这是马里红;一个是以德为官,这是杨晓静。所以她们两个点不一样,塑造这两个人物还是比较好的。
  
  深刻的人性体味
  
  何向阳(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副主任):
  
  李天岑的《人道》一书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它入木三分地刻画了马里红这个人物。这个人物从文学的角度来讲,是在以往文学画廊中极为少见甚至不曾出现的;从道德的角度来讲,也很难用坏人还是好人去简单地界定;从审美角度上讲,这个人物给人带来的绝不是美的感受,但从更高的人物审美的意义上看,马里红身上很强的悲剧意味又使人不能释怀,她给人带来的对于人性的复杂性的体味是深刻的。
  
  首先,其他小说表现女性,多在饮食男女上描写女性的欲望,摹写欲望带来的人性变异和心灵扭曲,但是这部书却写权力的欲望给女人带来的人性异化,这种角度的切入是独特的。当然,我们知道历史小说中有对武则天、慈禧的描写,但写现实的小说中很难看到对于女性的权力欲的呈现。小说不仅在这一点上是一种创新,而且它进一步探究和挖掘马里红的权力欲望的起因,比如它写到男权的土壤给少女时代的马里红构成的心理影响,这种对于权力欲望的土壤检索是有力的一笔。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1无忧考公务员网 www.51kaogwy.cn 版权所有